和風别后

青黄/维尤/策瑜/启红待定/黄濑痴汉/尤里亲妈/混圈小透明/渣浪同ID欢迎找我玩吖

Young And Beautiful

                     
                 Ⅹ. set out  启程

    总记得儿时常听老一辈的人说: 年轻时总怕落下些什么事没关注到,怕世界会把自己落下,但年龄越大,真正执着的东西却越来越少,愈发释然。追了这个世界半辈子,如今只想随着自己的脚步,慢慢的,认真的走。

    离队的一年,尤里稍微能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了,也正因此,那一年内日本选手退役,俄罗斯冰皇消失的消息他无从得知。而队内的人,也都极度默契的未再提及那个名字。

    即使尤里没有刻意去回避那个名字,但与那人相关的一切却好似被人强行抹去一般,再未出现。尤里有时会很可笑的想,是不是曾经霸占他近三分之一人生的记忆只是被自己幻想出来的,只是被人伪造的,一切的一切本就不属于他。

    那样如冬日暖阳般的温度,那些曾经存活于心底的柔软,那般甚至弥漫着淡淡雏菊清香的空气....

    全部都温柔的如此残忍。

    可如今,当过去这几年拼命想忽略的人就站在自己眼前,曾经刻意封锁的记忆被一点一丝勾拉出来,那种不安和无力令他无所适从。

   
    莉莉娅曾希望,尤里能摒弃维克托带给他的一切影响,安安全全按照尤里 普利赛提的方式去活着。可如今却发现,那种融于血肉刻在骨子里的感情已是两种灵魂密不可分的缠绕在一起,这是尤里 普利赛提。

    这当然是尤里,尤里的生命中必定有维克托的出现,否则那只是一个被制造出来的,带有好看皮囊的比赛机器。

    尤里并不会全然走上维克托过去的路,他不是维克托。但那抹银色身影,早已在点点滴滴中渗透他的所有。虽然表面似水早已波澜无惊,内里却如沟壑蜿蜒交错,道道于心,无论如何都无法抹平。

    这种状态别人并不会轻易察觉,甚至可以自我蒙蔽,真是残酷的方式,莉莉娅心想。

    回到圣彼得堡的维克托果真带来了一曲编舞,虽然面对尤里时,莉莉娅所言是她作为主编,维克托为辅,可这种说辞在尤里面前,却是那般苍白无力,这种演绎方式,这种整体构造模式,只有他维克托编的出来。

    虽然已经刻意偏离维克托花滑的一贯风格,但尤里怎么看不出来。

    那从幼年起始,一直在脑海中舞动着的身影;那些感情,在过往岁月的一点一滴中,在每夜的迷茫徘徊中,在每一次朝思暮想中.....已深深印在心底,是尤里抹不去,也绝无可能抹去的烙印。

    如此刻骨铭心,他怎会不知道。

    那支舞,不像莉莉娅为追求高作品质量而显得过于步步紧逼,可无论是表演还是技术方面仍是不允许有丝毫的松懈。年轻的尤里,所用的参赛曲目多以高难度著名,但此刻,对他的第一要求却是必须全身心忘我的投入表演。

    这不单单是要求他拿捏好感情流露的分寸,而是全然忘却比赛之事,忘却周遭一切,只是跟随心底的旋律起舞。

    莉莉娅对于尤里表演的指导也只能是最基础的,这首曲子里饱含的种种,只有他们两个人才会知道。

    练习时每一遍滑行结束时,尤里都会不经意的撇一眼场边的维克托,只是所见永远都是那副托腮沉思的模样。

    比赛前留在圣彼得堡的最后一天,耳边只有不知是远是近的鸥声喧闹,尤里孤身来到海边,好似这已成为了每次赛前放松的方式。他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要去海边,或许是想感受一下带着腥味的海风,或许只是想看一看海,望一望不知是哪的方向。

    只是没想到,今天比起被晨光照耀的海面,率先看到的却是那个平静淡然的背影,他凝望着海动也不动,不知是不是在想那个半个地球开外的亚裔男子。

   “啧...”早该习惯了吧,尤里心想。

    是啊早该习惯了吧,可笑的摇了摇头,无所谓般的走掉了。

    比起这样去揣测那人心中所想,他还有更重要的事,第三次的世锦赛,几天后的自由滑曲目——Young And beautiful,编曲者:维克托 尼基福罗夫。









我流ooc小学生文笔人设剧情崩坏狗

时隔多日以后的一篇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以前的剧情啊23333
描写曾经尤里和维克托在一起那段日子空气中有雏菊清香是因为  小雏菊的花语——深埋在心底的爱
不知道这一篇看完大家会不会有淡淡无奈和心疼的感觉写的我自己膈应自己真的是.....

虽然文章曲名Young And Beautiful但是都很少提到与这首歌相关的内容(这里真的很抱歉原本的想法和写出来的成品有很大的出入有些感情的表达也变得好像很奇怪很强行qwq....)

估计下篇就会进入全文最高潮内容不知道有没有小可爱会期待吖(并没有)

所以一直特别感谢支持我包容我的你们!  笔芯!!!

评论(19)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