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風别后

青黄/维尤/策瑜/启红待定/黄濑痴汉/尤里亲妈/混圈小透明/渣浪同ID欢迎找我玩吖

Young And Beautiful

              
                   Ⅸ. Go home   回家

    尤里梦中的那份温暖,他被给予的那份来自母爱的温暖,只因他是尤里 普利赛提,只因母爱可接受他全部而存在,尤里眷恋并奢求这这种温暖。

    总是会不自觉得在周围所有人身上去寻求是否存在着一丝相同的温度,这份温暖,米拉身上有,雅科夫身上有,莉莉娅身上有,可更多的却是在故去老人与那离他远去之人身上。

    在那个人身边时,他贪婪的享受着其所给予的一切温暖与柔情,他沉溺在那种自己渴求已久的“梦中”,甚至曾内心笃定,他绝不会离开。而在爷爷身旁时,他褪去一切张扬的骄傲,只做一个依赖长辈,接受长辈宠爱的小孩儿,一顿亲手做的皮罗什基面包,都是值得他高兴许久的事.....

   

    可是现在,什么都没剩下。唯有记忆深处母亲背逆阳光的浅笑,每每浮现在他眼前。

     为什么....都不要我了....



     在那些暗夜独自挣扎的日子里,在那些悲痛迷茫自我救赎的绝望中,尤里不知道滑了多少首记忆内存活的曲子,是他的、不是他的、简单的、艰难的,他都无意识的滑了一遍又一遍....

    而每一次,他都不知是陷入了什么之中,只得在生理上疲惫不堪时,才能将思绪带回现实。

    今日一曲,将可能是他最后一次的AGAPE,不再奢望什么不再期待着什么,这大概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AGAPE,无偿的爱,不求结果的爱。那种无偿中的孤寂、那种死死压制住心底感情跳动的无可奈何,没试过的人怎会知道。

    而那种不奢求回报的心理前提,也是你已明确,不可能有回报。人都没了...还痴求什么呢



   谢尔善已经习惯了少年每日夜间的“准点报道”,甚至有时自己也会去场边看看那个孑然一身的舞者。不过令他意外的是,自己那对任何事情都三分钟热度的小孙子,如今却迷上了看尤里滑冰。如此刻一般,自己才来到冰场,可他早已在场边注视着冰场中央那个悲伤的孩子。

  “爷爷你觉得他滑的好吗”
  “举手投足尽是悲悯,他的感情不用强调却已经深入表演之中的每一处,当然好。”

    让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去确切理解老人话中的意思,的确是不太现实的

    但不知为何,平日嬉戏吵闹的小孩子此刻却显得太过低落:“可是我怎么觉得他在哭呢....”



    快一年了,距上次老人的葬礼时,米拉已经快一年没再获得那孩子的消息,而所能够得到的只有满天的谣言与恶意揣测。

    圣彼得堡绝对的新星,在掠夺大奖赛金牌之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与当年那个世锦赛五连霸传奇的休赛事件,在媒体看来都可作为绝佳的新闻报道:“雅科夫先生,作为国家队教练来看,曾为中流砥柱的运动员屡次突然离队,请问这是否变相的说明了某些问题?”“请问队内是否还有足够有实力的选手,俄罗斯花滑是否还能担任领军羊的位置?”
    .....

    这样媒体逼问的场景在圣彼得堡训练场前出现已是屡见不鲜的事,但雅科夫除表现了对自己所带领的国家队的绝对信任之外,再未做出其余官方回应,甚至在队内任谁去问,都无法得到尤里的半点消息。


    所有的训练都在如往常一般有条不絮的进行,只是相比起曾经那俩任性之人存在之时,此刻的冰场,显得太过冷清无趣。米拉只得一遍又一遍得去看翻那孩子的推特,但永远只能看到那张照片,那张维克托和某人并肩的照片。她甚至可以感受到,少年的心一点点被失望,无奈,与自嘲所吞噬的痛苦。

    虽然没有任何官方回应尤里的近况,但在此期间外界已流言四起,有指责尤里太过骄傲自满,甚至翻出这小孩以前叛逆期做过的各种“好事”;有依据维克托休赛前往日本一事揣测尤里欲解约退队的人;更有人指出曾在莫斯科街头看见失魂落魄的尤里,可能是因其在对内作风差被退队的人.....谣言满天,但真假与否谁也无从得知。

    可尤里作为屏蔽了互联网的当事人,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未听闻,当然也绝无人能体会他所经历的日子。

  无数次吃饭时鼻头一阵酸意,却只能把眼泪硬生生憋回去,无数次在空荡荡的房间内呼求却毫无回应,无数次练习到精疲力尽却只能自己挪步到更衣室;无数次被苦痛包围却只能咬紧牙关把所有委屈往肚子里咽。

    漫漫长夜,他一个人走过了很久很久....


    在米拉日后的记忆中,总觉得那日圣彼得堡的阳光显得格外温暖。大家都在冰面上进行着日常训练,雅科夫依旧是在指责波波太过夸张的表演,只是许久未见的莉莉娅竟又再次来到场边。

    训练场的门突然被人很不合时宜的打开,门口逆光站立着一人。那人身材颀长,却显得太过消瘦,几缕未被挽起的金发随意垂在肩头,此景米拉却是不争气的红了眼眶。

    “我....”门前那人刚开口,却被扑来的米拉抱了个满怀。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欢迎回家,尤里。”米拉抱着那人,声音已是颤抖哽咽。

    少年点点头,喑然应道。





我流ooc小学生文笔没有花滑知识
不知道写的有没有感觉吧突然的一篇大粗长

想表达雅科夫的团队就是个大家庭每个人够很照顾年龄小的后辈  尤其是米拉小姐姐更是关心爱护小天使(所以写的米拉像痴汉)x
然后因为米拉小姐姐每日都盼望着尤里能早日走出来以及小天使能重新归队所以见到小天使时变没有那么激动而是觉得“早该回来了,回来就好”的感觉
而那句“欢迎回家”又让小天使感到感动  感受到了家的存在所以会用“喑然”
还有你没看错  私设就是小天使是留长发的!!!

最后再次感谢看文的每一位小天使!!笔芯!!
食用说明 前几章链接见评论

(由于第一次发布时是出于迷迷糊糊半梦半醒码完的字  有很多纰漏  现在已经调整了若还有不妥的地方也欢迎大家指出来哟٩( ᐛ )۶)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