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風别后

青黄/维尤/策瑜/启红待定/黄濑痴汉/尤里亲妈/混圈小透明/渣浪同ID欢迎找我玩吖

休戚与共

建安十五年,周瑜卒于巴丘,时年三十六岁。


大乔侯门许久,终是等来迎门的小乔。只是眼前这般神色憔悴眼眸红肿的人早已没了往年面若桃花之意,到底姐妹情深,难免是心疼。

“你莫要太难过了扰的公瑾路上还放心不下”

“姐姐....”小乔出口便是哽咽。

“公瑾在路上,有人陪着他的....”



昔故讨逆将军先逝,周瑜带兵奔丧那日。

带兵赶来的周瑜只见得冰冷的棺木,部署边防军务,安抚众臣之心却是有条不絮,甚至立下誓言永保江东得已安稳将士诚惶诚恐之心。

那般的冷静沉稳小乔则是无法安心,当晚只得静靠在他身旁。眼前的人虽是闭着眼,但小乔知道,从数年前,入睡的公瑾,总是眉眼颦蹙。如此眉头舒展,怎会已眠?

良久,周瑜终是起了身。小乔看着他的背影,看他抚琴临门,抬首不知望向哪方未能再见的景,更不知是望向了哪个再未得见的人.....


昔日晚间,周瑜梦里那句“伯符”,她是真真切切听过。

他一直待她很好  却也只是相敬如宾。





小乔话已至此,大乔哑然笑道,她怎会不知?

公瑾骑着那载他同伯符共征天下的雪骊马骑了十余载她又怎能不知?

她怎会不知道这个淡然处世的男子在先主去后竟喜于血色战袍?

她也自知,枕边人心中那个人,名为周公瑾。

那副强撑自己只为见公瑾一面的模样,她见过。




天下都说在这乱世能嫁于他二人,是她们的大幸,可又何尝不是她们的不幸呢....

这世间很大,大到兵荒马乱,她们终是得以嫁于他们二人;

这世间很小,小道她们姊妹,自始至终无法融入那两人眼中所见光景






十年生死两茫茫

黄泉路上的周瑜依旧雅人深致少年模样

前方伫立着一人,背影仍是器宇轩昂

那人转过身来,伸出手笑道:

“公瑾,可还安好  ?”


一别十年  不思量  自难忘







文笔不好轻拍qwq
没有什么原因就是莫名的想写一篇这样的小短篇
虽然这样看起来大小乔很惨  不知枕边人梦

但是江东双璧眼中的光景实在是容不下他人
正史真的太虐了  孙策走了十年这十年周郎史如何过的啊
孙策已故周郎何顾(借用以为同好的渣浪ID)
此生不悔入策瑜纵使虐我千八百遍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