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風别后

青黄/维尤/策瑜/启红待定/黄濑痴汉/尤里亲妈/混圈小透明/渣浪同ID欢迎找我玩吖

Young And Beautiful

             Ⅷ. We are young  永远年轻

    尤里仰躺在床上,突然间感到无力。

    莉莉娅曾说过,他是在寻找自己所爱之物进而熠熠生辉,那么他所心怀的宝藏还剩下什么呢?内心不安的灵魂在躁动,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再次滑上冰面,他突然特别怀念每次跳跃着冰时身体所受冲击之感,他突然特别想念每次脱下冰鞋双脚疼到麻木的感觉。

    他还剩下些什么珍贵的东西呢?他只剩下滑冰了啊。



    想起了老人的一位朋友,尤里快速梳洗过后便出了门。街上寒风肆意,毫不留情地从人们发间脸庞穿过,夜间路上已无过多行人,尤里只得更加拢紧了衣服。

    凭借记忆找到了那个滑冰场,大概是已经下班了,前台只剩下几盏孤灯。“请问有人吗?”少年清了清嗓子道。

 
  “是普利赛提家的孩子吗?”一名和故去爷爷年龄相仿的老人从里面出来了,只是坐在轮椅上。

 
  “你认识我?您是谢尔善?”

 
  “是的,孩子。对于你爷爷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老人颔首。

  少年眼中本就微弱的星光又黯淡了几分“那也....没办法啊...”

“谢尔善先生,能在夜间将冰场租给我吗?您可以提高租金,费用我会想办法的。”少年没底气的说着,他并不认为会有人接受这种无理的请求。

    谢尔善看了看这个略显小心翼翼的少年,与印象中那个活泼爱笑的小孩子出入甚大,不免觉得有些心疼。

 
  “当然可以,冰场的存在便是让人能在此之上自由的舞蹈。孩子,就把这当自己家吧。”



  再次站上这冰场,却是跟十多年前截然不同的心情。他想再滑一首AGAPE,却在三周跳时连连失误,甚至在4T的时候直接摔在了冰面上,而第二次、第三次的结果也是不尽如人意。

 
    而尤里感受到的并不是天才从云端陨落的绝望,而是源于内心的满足与充实。摔在冰面的那刻,冰面上寒冷与身体上的钝痛是那么真实,是在告诉他,自己仍存活于这世上。

 
    世间最直接且无法逃避的感觉,是痛。


    此时的他,已不再是巴塞罗那决赛场上那个茕茕孑立的舞者,更像是一个哭泣的孩子在悲戚与发泄。不知接近自虐的滑走跳跃了多久,尤里躺在冰面上捂着脸,冰面被体温融化的冰水浸湿了衣服,寒意蔓延至心脏。

 
    他从未想过,自己忆中承载了他幼时美好日子的冰面竟是如此冰冷,他也从未想过俄罗斯的冬天竟是如此寒冷刺骨。

 
    花滑对于自己到底是怎样一个存在呢?到底是为了什么而花滑呢?





    尤里记忆中,在自己刚入队时曾去看过那人的某场区域赛,热身时由于旧伤复发而出的意外造就了新的挫伤,所有人都建议那人将节目中的跳跃构造加以修改,他虽是笑着满口应下,却在上场时神色那般张扬。

 
    果然,即使第一个四周着冰失误,他仍毫不犹豫的去尝试完成所有的跳跃,甚至在最后时外加了一个4T,剩下的是满场观众的又惊又喜以及场边既心疼又气急败坏的雅科夫。

 
    一曲作毕,他抬首望向场边还是个孩子的尤里,微微急促的喘息,满面汗水夹杂着欣慰满足之意,碧蓝瞳眸中盈满了希冀,似仲夏星河。
 

  “什么啊.....不要露出那副我看不懂的表情啊....”

 

    尤里看着他接受完所有的采访,在回酒店的路上小孩终于按耐不住的发问:“为什么维克托那么满足啊,受了伤还非要去完成那些高难度动作,分数也也不高不是吗?”

 
    那人温柔的声音响起:“尤里还不懂哦,这可不是为比赛而滑的啊”

  “那是为了什么?连伤势都不管了吗?”

 
    尤里记得他笑了,当晚的黑夜模糊了很多东西,却留下了那双熠熠生辉的眼睛。

 
  “是为信仰啊。”

 
    信仰是什么?是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我流ooc小学生文笔没有语言功底
很干巴巴的一篇突然感觉自己很多人物形象觉得好挫败啊qwq
这大概是回忆杀中的回忆杀吧23333
食用通知以及前几章内容见评论
再次感谢每一位看文的小天使!!谢谢!!笔芯!!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