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風别后

青黄/维尤/策瑜/启红待定/黄濑痴汉/尤里亲妈/混圈小透明/渣浪同ID欢迎找我玩吖

Young And Beautiful

                    Ⅵ.In that year  那一年

    在获奖的第二天,看见报纸上那人悠闲的背影,似乎是再一次感受到了被抛下的痛苦与无助。可当他才刚刚封存好那张报纸时,却看见了慌忙冲进房间的米拉

    他不记得米拉急切的说了些什么,只知道耳边一直嗡嗡作响,他不记得自己是如何胡乱的穿好衣服赶去机场,他不记得自己坐了多久的飞机回到故乡,他只记得自己双腿发软的推开医生办公室的门板——“尤里,爷爷出事了。”

   

    心血管梗塞,已患病多年,曾住院两次进行治疗,这是尤里从医生那得来的信息,若不是此次犯病最为严重可能就这么一走了之,他不知道老人还要瞒他多久,或是说要雅科夫等人帮着他瞒过多久。

    尤里拿着病例的手都在颤抖,他是在气,在气为什么雅科夫和老人要对他隐瞒这么重要的事,更是在气自己这么多年竟未察觉。

 
    来到重症监护室外的尤里,不由得红了眼眶,他无法想象前一个月还在给他做炸猪排皮罗什基的老人如今垂死般躺在病床上,老人身上所有的医疗管仿佛都插在了他的身上,令他疼的喘不过气甚至两眼发黑。

 
    太过迫切想进入病房的少年甚至对护士“只能探望一小时”的忠告充耳不闻。病床边仪器发出的声响,似乎在对老人的生命进行倒计时。他除了站在床边守候着,便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

   
    如今的尤里才发现,老人脸上的皱纹似乎更多了,比起两个星期前更多了,人也更加消瘦。这些年啊,岁月到底在老人身上留下了多少痕迹.....

  
    第三日刚从家换完衣服回来的尤里走到病房门口时却再没发现老人的身影,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突然开始害怕。还没想总护士站走几步,果然便接到爷爷已入抢救室再次抢救的消息。

   
    他连忙走向急救室的方向却只得见“手术中”的指示灯,那鲜红的标识灯似张牙舞爪的恶魔,蚕食着人们最后的理智。他只得祈祷再祈祷,徘徊又徘徊,他承认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诚恳的向上帝祷告,医院的墙,真的比教堂听到了更多的祈祷。

 
    近三个小时的抢救,两张病危通知单,尤里似已被那恶魔的血腥铁锈味完全吞噬。他不知道又过了过久,历经秒针死亡倒计时的折磨,抢救室的门开了。

    一句“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把尤里瞬间击碎,原本漂亮的祖母绿眼眸,此刻早已猩红。他跌跌撞撞的跑向床上已无心跳的老人

  “爷爷....爷爷....你听我说啊”

  “爷爷我会做皮罗什基了你还没吃过我做的吧我回家就给你做.....”

  “我会听话的爷爷我会听雅科夫的话好好训练的的我不会在胡闹了.....”

  “对了爷爷你还没亲眼看看我那块金牌吧...我给你看啊你睁开眼我就给你看啊.....”

  “爷爷你说过我滑的很好你就回来看啊.....”

  “怎么连你都不要我了啊....”

  “爷爷你听我说啊.....你听我说啊....你看看我啊”

     ......
  
 

     对啊,老人却什么都听不见了啊。

  
    十六岁的年纪失去至亲,可那孩子却是哭着这般隐忍。

 

    对生死别离习以为常的医生和护士,对此依旧是感到于心不忍。看似身体健康的少年,他们却见得他血肉模糊的伤口是那般触目惊心。

    在场的多数人,都认出了他是在演绎AGAPE时圣洁如天使的尤里 普利赛提。

    只是此刻的天使,已没了翅膀,或说,被折了翅膀。







我流ooc!没有文学素养!小学生文笔!
爷爷的去死希望各路小天使轻拍!!!!剧情需要qwq

一整个星期没更文我深表歉意(又没多少人看2333)
之后会继续努力更文
感谢每一位观看的小天使!!笔芯!!!
食用通知和前几章链接见评论(〃∀〃)ゞᵗʱᵃᵑᵏu❤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