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風别后

青黄/维尤/策瑜/启红待定/黄濑痴汉/尤里亲妈/混圈小透明/渣浪同ID欢迎找我玩吖

Young And Beautiful


                    Ⅳ.  change  时过境迁

    维克托实际上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现在的尤里,他把手扶上心口,似乎还能感受到当年,拥抱住尤里那刻对他耳语——“我会回来”时,那颗炙热心脏的跳动,好似那时尤里闪亮的眼眸还在眼前。只是,离开的这几年,大概一切都变了。

 
    你见过他眼底毫无保留的欣喜与柔情,也曾见过他眼里仲夏夜空中的星光点点,但如今面对你的眼眸,只剩下层层冰霜。

   尤里一直都认为自己可以如此从容的过下去,或是在从容不迫的伪装中一步步趋近无懈可击的高度。直到再一次见到那个人。他终于明白了,自己所习惯的所有伪装,自己认为是坚不可摧的保护外壳,是那样脆弱的不堪一击,是会那般瞬间土崩瓦解。

   他原以为自己能习惯寒冷彻骨的黑夜,也以为曾经触目惊心的血肉已结痂愈合,如今却是刺入骨髓的疼痛难忍。

   你永远是他的软肋,是他被深埋在心底的一根针,一碰就疼。

   不同的房间,两个人,彻夜未眠。

 

   再次被打乱生活节奏的尤里很早便到了练习场,甚至此时的圣彼得堡依旧被黑暗笼罩,他已是如此习惯并享受着一人独处的时光,沉溺于刀刃与冰面的碰撞声,沉溺于自我心脏的跳动。

 
    今天的维克托,很知趣地没有去冰场。当然,他不会放过同样为尤里编舞的莉莉娅,即使是自己的长辈,即使是自己的前师母。要知道,当时自己如尤里这般大时,他们还未离婚。

    雅科夫当然是请过莉莉娅助阵维克托的,但看过几眼后,莉莉娅便知道这个孩子的独特与才华,他已足够优秀且很有自己的想法。这样的人全然可以自我闪耀光芒,所以对于当年同样十几岁的维克托,她并未帮助过太多。

    可当她第一眼见到尤里,在小孩戾气的表象背后,可以看见一个美丽而强大的背影,但似乎却被某些东西所阻断。作为首席,莉莉娅一眼就能看出那些所谓的好苗子,芭蕾如此,花滑亦是如此。

 
   她绝不舍得放弃尤里这样的一颗钻石,她坚信着尤里能到达他们所无法预想的高度与广度,她自然更不希望为其的编舞会死板而空洞。

  “好吧,我接受。”她是这样回答维克托的。

 
   午饭时间维克托都不曾在食堂看见那个单薄的身影,不知是在赌气还是逃避。他草草结束用餐便去寻找那不合群的小孩,不久便在冰场边的休息长椅上,发现了尤里蜷缩的身影。

 
    这个姿势维克托见过,在前几年闯入小孩宿舍时见过,不安、孤独与渴求自我保护的姿态。而与那俊俏脸庞唯一不相符的,是微皱的眉头。

 
   窗外午后的阳光照耀进来,落在尤里的发上,“揉起来一定很温暖吧”维克托始终是这么想的,阳光正好啊。可当他刚抬起手,只听见少年的梦呓——“骗子”,似乎尾音还有些颤抖。

 
    伸出的手就那么停在了半空,可不是吗,阳光正好,却没了忆中人的模样。

 

    似乎没过多久,那个蜷缩着的身影动了动,像是终于从梦境中挣扎出来,大概发现了自己身上好似盖着些什么。

 
    他苦涩的笑了笑,这件样式考究的风衣,他自然熟悉,那人穿着它在自己面前询问好看与否的身影,仿佛就在眼前。

    手里不自觉得加重力道,握紧了衣服,风衣上,似乎还残留着那人的温度。

 




我流ooc小学生文笔不定期更新
一直在想很多感情能不能好好的传达给读者  但估计是因为文笔等原因效果可能都不太好
但也正是因为希望维尤才会写文
所以更加感谢每一个看文的小天使们!笔芯!!

食用通知和前几章节见评论‪٩( ᐛ )( ᐖ )۶‬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