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風别后

青黄/维尤/策瑜/启红待定/黄濑痴汉/尤里亲妈/混圈小透明/渣浪同ID欢迎找我玩吖

Young And Beautiful

          
                     Ⅱ. deserter  逃兵 

    尤里 普利赛提的个人推特,最新消息停格在了一六年的冬日,那次的更新,只有一张报道他首获大奖赛冠军的照片。
  
 
    看起来,那照片里报纸的排版与报道新闻的文字,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如果你没注意到“惊人少年勇夺桂冠成为最年轻的冠军”,这巨大版面右下方照片里,那个毫不起眼却令人倍感熟悉的背影。

 
     这则推特在未来的日子中,并未激起多大涟漪,至少相比起少年前年突然消失的新闻来说,是这样的。米拉坚信着照片中两人并肩的身影,与那个不负责任的人有关,只是照片被虚化,本就模糊的标题也被尤里刻意遮挡。

    直到前年在失去尤里消息的第三个月,米拉从小孩儿杂乱的宿舍中,衣柜的最底层翻出了那张报纸。脆薄纸张两侧皱褶的痕迹,似乎验证了少年看到这则消息时的震惊与不愿相信——“前花滑运动员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宣称,将继续留在日本担任教练一职,与胜生勇利选手准备下季赛事。”



     场内如潮般的掌声震耳欲聋,身处中央准备谢幕的人终于抬首,脸上满是疲倦之意却显得满足而自在,甚至嘴角带笑。看吧,这才是个十几岁的孩子啊。可是这个小孩儿,却不知是什么时候染上了向观众送飞吻的“恶习”。

    尤里滑向场边,边走向侯分区边和雅科夫说着什么,脸上的神情也在细微的转变,逐渐变为人们心中的那个“尤里”。诚然,那让人惊喜却又意料之中的分数,众望所归的冠军,三届大奖赛冠军蝉联者。

 
    雅科夫看向最高领奖台那个头戴花环的少年,再一次恍惚了。心想,或许自己真的老了吧,总把这孩子看成曾经那个最不让人省心的弟子。可是雅科夫认真盯着台上的身影看了看,觉得他谁都像,甚至公关方面再没什么可挑剔的地方,却唯独是不像真正的尤里普利赛提。



    观众离场的时候两个年轻女孩轻笑着讨论今晚那最大的赢家:

   “尤里真的是厉害,他十五岁那场比赛我看过,虽然当时已远超过了同龄人,但比起现在来说,差距还是有点明显。”
 
  “没错,不仅是花滑技术方面,现在的尤里真的是越来越招人喜欢了。”

   “喂喂,你最喜欢的不是前些年那个温柔的帅哥吗?虽然现在的尤里总感觉越来越像是谁.....”
 
   “就是说啊,越来越像那个人了,就连温柔随和的样子.......”

 
    姑娘没再继续讲下去。

 
    可不是吗,若是没有看见刚才记者采访时的场面,这话倒是可以说完。



    在采访的尾声,不知是哪家的小记者突然冒出来:“普利赛提选手,现如今您已是两届世锦赛冠军蝉联者,那么你是否能超越曾经的同门师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的五连胜,将俄罗斯男单花滑水平提到一个新高度呢?”

 
    台上已准备离场的尤里顿了顿,他很久没听到过这个名字了,那个米拉和团队里所有人都小心翼翼没再提过的名字。


    下一秒,少年一手撑在桌上一手握住话筒,祖母绿的双眸盯着那个不知趣的小记者,一字一顿地说:“过去的逃兵再提起已毫无意义,我会向你们证明,俄罗斯花滑史上应被记住的,是尤里普利赛提这个名字。”

 
    语气满是谑嘲。




我流ooc小学文笔没有文字功底没有专业花滑知识
由于学生党开学了不定期更新
再次感谢支持我的每一位小天使!笔芯!
食用通知及第一章见评论(*`▽´*)
 

评论(2)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