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風别后

青黄/维尤/策瑜/启红待定/黄濑痴汉/尤里亲妈/混圈小透明/渣浪同ID欢迎找我玩吖

До свидания

小透明第一次写文
ooc!!文笔极差!!慎入!!
是刀!慎入!!!
由于是之前很久的脑洞所以希望大家看的时候可以忘记第十集的剧情qwq
如果有对花滑动作专业要求化者请见谅




  比赛开始前的半个小时。

  “维克托先生,请问你能说说对上次比赛期间,因个人原因只能给勇利选手请代理教练的感想吗?”
  “首先我很抱歉这是我身为教练的失职,再者对勇利真的很抱歉毕竟我承诺过每场比赛都要陪着他,但我会做到从现在开始会一直陪着他。”

  话已至此。在记者群后经过的少年突然微微抬首“原来承诺什么的你也记得住是吗?”

  “接下来上场的是俄罗斯的Yuri Plisetsky!第一年参加成人组便以两枚银牌的惊人战绩闯入决赛!可怕的15岁次世纪滑冰者!!”

  依旧是观众热烈的赛前应援,依旧是那首AGAPE,依旧是没有爷爷观看的比赛,尤里依旧是打算带入对爷爷的感情来完成这一支舞。
  一切好像都是那么的正常,但当前奏响起,在尤里眼前出现的却是那张迷倒了全世界的脸——维克托的脸。
  尤里虽觉得惊讶,但也不至于到惊慌失措。或许在他察觉到这份感情的时候,变意味着要失去了。

  音乐缓缓进行,冰上的美少年偏偏起舞。一身白羽衣的尤里,给人的美感,给人的震撼为其冠上天使之名都觉得差强人意。
  又到了阿克塞尔三周跳,俄罗斯赛区时天才少年的失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不知是此时场上的确寂静,还是尤里已陷入AGAPE中,他听不见解说的声音也听不见观众的欢呼与掌声,好似独自身处黑暗,所能听见的只有冰刀与冰面摩擦碰撞的声音。

  那感觉仿佛置身于寒夜的西伯利亚森林,寒意四起,与其说是周围的环境不如说是来自心底的寒意,侵染全身。他像是在森林里寻找追寻着什么,是了,就是眼前那个逐渐模糊逐渐远去的银发身影。
  任他多么努力的追赶任其多么疯狂嘶喊,前方的身影却从未停留从未回应,尤里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孩子,被抛弃在那一片荒芜中。
  他的确似天使,但却是堕落凡间的天使,那种美硬要说的话实则是凄美。

  俄罗斯妖精,这个名号用在尤里身上真不为过,甚至恰到好处。
  他是那么美,美得动人心魄,美得凛冽灼心,如一颗在冰面璀璨的钻石。没错,是一颗,一颗孤独的钻石,一个茕茕孑立的表演者。

  AGAPE,无偿的爱,不求结果的爱,单方面付出的爱,不对等的爱,爱而不得的爱。
  就像他对维克托的感情,就像他为了得到维克托的编舞硬是封印着四周跳夺得青少组三连冠,就像他义无反顾跨过了半个地球去追维克托的那份承诺,就像为了打败勇利让维克托正视自己而没日没夜的练习,就像上场比赛不要命的在后半段改成六个跳跃.......
  这份心情该何以言表,这份感情该何以名状?

  其实什么都不用说,如同现场的观众,都能感受那么一份爱而不得的悲凉。

  短节目的过程中,他似乎都垂着眼,场内的灯光照在尤里身上,看的人有些恍惚,而在冰上的尤里,是首席孤独的舞者。
  后外点冰三周跳,单手贝尔曼旋转....每个动作尤里都是那么轻柔那么小心翼翼,但举手投足间已然满是愁与悲的交融。毕竟,这是维克托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他编舞了吧,这是维克多留给他最后的东西了吧.....

  已经结束了联合旋转,尤里立足在了冰场正中央,最后一个动作,俄罗斯妖精的眉宇间,尽是悲悯。
  明明已经结束了,观众席上却没丝毫响动,每个人都已沉迷于尤里的AGAPE中,每个人都沦陷在这份感情的悲凉中。也没有人愿意打破这悲情的宁静,没人想去打扰场中央那个受伤的孩子。

  直到尤里滑倒了场边,观众才好像渐渐从悲情中挣扎出来,如潮般的掌声震耳欲聋,很多观众已经起立为他鼓掌,很多观众都已眼角饱含泪水。

  赛后一向好强好胜的尤里,连比赛分数都没看,以身体不适为由先行独自离开。在经过维克托身后时,他顿了顿,却未再做停留也无半句言语。
  出了赛场的尤里,藏进了停车场旁黑暗的小道里。就像以前在俄罗斯时为了躲避训练,为了躲避雅科夫训话而把自己藏起来,也就像猫科动物一般,习惯性的消失,再自己舔舐伤口。

  若你此刻身在那个昏暗的小道里,你会看见一个半倚着墙的少年,从衣帽内垂下的金色发丝遮住了脸上的神情。
  只是....他消瘦的肩膀却好像在微微颤抖,估计是看错了吧....毕竟他是那么一个骄傲的人啊....

  “尤里到底跑到哪里去了???明天还要滑自由滑啊!不是说先回酒店了吗!?米拉!!酒店有消息了吗!?”
  “前台人员说没看见他啊!”

     ......

  尤里又藏起来了,这是维克托得出的结论。
  其实在尤里刚滑完时他就察觉到了不对劲,不,或者说是在比赛开始之时。尤里AGAPE中的感情变了,他一直希望是自己感觉错了,但是十几年的经验告诉他,那感觉是了,他和尤里之间的某种东西...断了.....

  维克托二十几年来以自我为中心的人生,他已经习惯了事情都受掌控的感觉,但这一次他慌了,他是真的开始有些慌了。就如他跟勇利都没做什么多余的解释,便冲了出去。

  也没什么特别的理由,维克托在找了一圈仍未有收获时,走向了那个似被忽略的黑色小道。
他与尤里间的默契毋庸置疑,而这也是那出于本能的强烈羁绊。
  只是这种羁绊太过潜移默化,太过理所应当,因而谁也没注意到。

  果不其然,那个消瘦的身影还保持颔首的姿势,待维克托走近才微微抬头,几缕月光下的俄罗斯妖精,脸庞被勾勒的更加精致。但湿润的祖母绿瞳眸,及那略微发红的眼角,一瞬间让维克托有些许的恍惚。

  他似乎有点想回避这样的尤里,想回避这样让他陌生的少年。说实话,他到底有多了解眼前这个人呢?又或者说这个人究竟改变了多少呢?就像所谓的“俄罗斯不良”,在外套内穿的竟是一件白T恤,他原以为这个爱张牙舞爪的人,定是不会喜欢这种平淡的色调,就像在自己毫无征兆的去日本后,他二话没说立即追了过去,就像从前那么自傲、那么厌恶训练的一个人,后来听米拉说他开始没日没夜的练习....

  突然地,尤里拽住维克多的衣领将他的头拉低。是的,是拽衣领,拉领带这个勇利做过的动作,他不想重复。
  在维克托惊异之余,尤里便抬头吻上他的双唇。维克托真的从未预料过这一幕,不知该作何反应,一双湖蓝的眼眸惊恐的睁大,望着眼前的人。
  那个人好看的双眸半阖着,看不清眼底的情绪,只是那纤长的睫毛,在细微的颤动。尤里的双唇很凉,但那凉意似乎来自心底。

  片刻后,尤里拉开了点两人间的距离,即便如此,彼此的鼻尖仍会不经意间蹭到,亲昵的如同恋人。

  尤里的嘴唇动了动,最后留给维克托的,只有俄罗斯妖精嘴角那缕悲喜不明的笑。

  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触动了,维克托说不清他此刻的感情。
  其实,从始至终,都没人能解释维克托对尤里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感情,没有人能解释自己之前为何那么乐于去指导这个自傲自负爱张牙舞爪的小野猫,没人能解释自己当年看的尝试跳四周的尤里时,为什么会突然觉得眼前一亮,没人能解释自己当时为何那般冲动,不加理智思索的想为他编舞......
  或许这样的感情中蕴含着些特别的东西,或许有时这种特别的东西已近似于爱情。但终究,自己无法给尤里他应得的,对等的感情,他那微妙的感情,不足以配上尤里。

  当维克托回过神,只能看见前方那个被昏暗灯光无限拉长的孤寂背影。

  耳边,只有尤里比平日里更温柔而沙哑的声音“维恰,До свидания(再见)。”

END

由于是很久之前的脑洞 
真的没想过第十集官方会画出那样道别的维尤
所以比较那么虐心的对话
还是喜欢维尤就算道别也能这样温柔的(有温柔吗)
祝食用愉快  不接受撕逼谈人生谢谢:)

评论(13)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