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風别后

青黄/维尤/策瑜/启红待定/黄濑痴汉/尤里亲妈/混圈小透明/渣浪同ID欢迎找我玩吖

Young And Beautiful

   
                              ⅩⅠ.Young

    第三次世锦赛的征程目前为止也并无太大波澜,众人盼望的超高分并未如期而至,俄罗斯少年的发挥很好但对于能否拔得头筹,仍是未知数。

    只是对于尤里个人来说,赛前紧张的感觉却比往日更加强烈,可他并不希望那人撒娇嬉笑般的去宽慰他,当然事实是,他也只是在场边淡漠的看着尤里。

    尤里并不喜欢那种眼神,那种仿佛能把他里里外外一切都看穿的眼神,他无从招架。


    尤里的能力当然毋庸置疑,整体来看节目也无什么纰漏,只是总感觉差了点什么,但又说不清楚。

    差了点什么呢?

    岁月荏苒,时光不再,你是否仍会爱我如初

    差的不过是一个回答。

    可是尤里却连向那人发问都勇气都没有,都没有一个向这段漫长感情好好告别的机会。
可不是吗,爱都没爱过,何谈是否眷恋如初?

    世间纯粹的东西往往只能极为短暂的存在,尤其是感情。炽烈的感情本就如一团火焰扑面而来,可是你却怕了,一闪再闪,一灭再灭,直到火灭了,残骸之外空留灰烬。

    死灰还能复燃吗? 谁知道呢

    不知不觉间赛事已进入最后阶段,那种历经沧桑与艰辛的无力,在本次赛季里,尤里已非常完美的演绎出来。原因很简单,他并非在表达他人感情,他在诉说自己的故事。

    雅科夫此时并不奢望尤里本赛季还能取得极大突破——打破纪录。他只希望尤里能以这种较为稳定的状态结束本赛程。

    即使是在全盛之年,雅科夫乃至整个国家队都承受不起尤里出现任何的意外。多年作为国家队教练,雅科夫很清楚的知道在尤里这样的黄金年段,若出现意外,面对的挑战将是巨大的。虽不至于因伤退役,但将可能极大缩短其职业生涯,甚至全盛期也将面临终结。

    很显然,这是尤里最具潜力与机会的时候,可同时也是最具风险的几年。

    在花滑事业,无时不刻都涌入着新鲜的血液,世间有才华的选手当然不只尤里一人,“年轻而美丽”这形容词也绝无可能永远和“尤里·普利赛提”这个名字捆绑出现,认定曲名的同时,尤里也是认定了这个机会。


    这已是最后一日自由滑的赛前准备阶段,昨日令人欣喜的短节目分数已直逼当年尤里自己创下的记录,好似众人已是能预料本届世锦赛奖牌将会花落谁家。

    “尤里!!!!!”场边一声呼喊打断了人们的议论与猜想,那成熟男性的声音不再如往常一般勾人性感,取而代之的是满是焦急与惊慌。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了,有众多人还未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而看相冰面的人们却发出阵阵惊呼。


    只见冰面上尤里仰躺着捂着脸动弹不得,另一位亚裔选手在不远处半跪着,身躯摇摇欲坠。大屏幕上转播的尤里的镜头里可以看见有鲜血顺着额头从一侧流下,他的双臂不受控制的颤抖着。

    其余选手在尽快离场的同时,维克托迫切得想冲上场,尤里捂着的脸根本看不清伤势。

    医护人员赶到的时候,尤里已维持那个姿势一动不动很久了,简单包扎伤口时维克托不由心惊,万一受伤的是眼睛.....他不敢想象,只见尤里翻身坐在冰面上都要缓和许久。

    他金色的发丝上已被少许血迹粘着在一起,刺目的鲜红顺着纤细的发丝落下,将少年胸前轻盈的水色羽饰沾染,绒絮粘在一起,继而滴落在碧绀的亮片上。本来映出隐隐青色光亮的亮点此刻已是胭脂凝紫,折射出异常美丽而令人移不开眼的光影。

    血迹虽不多但令人如此揪心,尤里摇摇晃晃的被扶进选手休息区进行包扎。

    而大屏幕上一遍遍播放着数刻前意外的场景:“两位选手都在起跳前的加速阶段发生了相撞,而普利赛提选手的体型更为单薄,后又撞到了冰面......”这是解说对观众的说辞,维克托却一个字都听不进去,可不是吗,尤里本就骨架小,更别提那单薄甚至略显消瘦的身躯。


  “尤里,这次的决赛....”“我要继续参加。”

  “你说什么?!你现在这个样子还要逞能吗?!”雅科夫控制不住的大吼,这种情况下医生都说了很可能伴有脑震荡,刚刚那个一路走来站都站不稳的人,竟还要参加比赛。雅科夫除非是疯子,才会让尤里继续比赛。

    一瞬间,周围的人都来试图阻止尤里,但唯独只有维克托一言不发的站在一旁,垂在身体两侧的已全然握紧,他在忍耐,可此时的当事人尤里对众人的劝说却充耳不闻。

    “你确定吗?”那是维克托极其少有的声音,严肃之外带有不容抗拒的压迫感。尤里抬起仍带有血迹的眼眸,直直盯着维克托:“是的,我要滑。”身体两侧拳头好像握的更紧了。

    任众人如何劝说都不管用,尤里最终仍是继续参加比赛,眉骨处皮外破裂,轻微脑震荡,胸部挫伤,左大腿右脚剁扭伤。可是这傻孩子竟还在关心另一位选手的伤势,甚至还在寻找那个身影想对他道歉。

    上场前尤里紧紧拥抱住雅科夫,那个如自己爷爷一般严厉却又关爱他的老人此刻已不知道该做何言语。

  “原谅我雅科夫,没事的。”话音刚落雅科夫用力的拍了拍尤里的后背,他真的...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上一秒尤里还有些摇摇欲坠的身躯,下一秒滑上冰面后却是那般挺直腰板脊背如钢。维克托永远记得尤里那个眼神,那个如狼般坚毅刚强的眼神。

    在场的观众乃至解说员在尤里上场的那刻,都不禁鼻头一算,掌声如潮。

    雅科夫看着那个孩子的远去的背影,不禁红了眼眶...“疯了啊....真的是疯了啊”









小学生文笔没有花滑专业知识请各位小天使轻拍23333
之前食用说明里说的借梗大家应该看出来借用了羽生结弦的“血色魅影”吧
但我只是单纯借梗并不针对任何现役运动员他们每个人都精神都是很可贵的
大家有没有发现这一章特别大粗长!!(毕竟是高潮2333)
现在几乎是月更的懒癌速度也跟大家致歉不知道这样的高潮前戏有没有点燃你们体内的欲火啊(x)
近期遇到了很多事很感谢各位一直支持的各位小天使们ღ( ´・ᴗ・` )比心
不会弃坑!大家请放心食用!
前一章链接和食用说明会放在评论内

我们下章再见哟‪٩( ᐛ )( ᐖ )۶‬

评论(20)

热度(29)